​信任缺失的经济成本有多大?| 熊彼特专栏
来源:经济学人 | 作者:何嘉欣 | 发布时间: 2017-09-17 | 86 次浏览 | 分享到:

疑心重重

美国人缺乏信任的经济后果


美国是一个暴躁而又迷茫的地方。要整体把握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我们不妨从信任度的下降入手。信任可以定义为“预期其他人或组织将公平地对待自己”。在白宫内外,这一点弥足珍贵。人们越来越认为机构腐败,陌生人可疑,对手非法,而事实也可以商量。


根据芝加哥大学的一项调查,认为“大多数人可以信任”的美国人比例从1976年的44%下降到2016年的32%。《金融时报》驻华盛顿评论员爱德华·卢斯(Edward Luce)在新书《西方自由主义的退却》(The Retreat of Western Liberalism)中指出,不信任将加速美国的衰落,甚至最终导致独裁。公司董事会也在琢磨缺乏信任的问题。摩根大通的老板杰米·戴蒙(Jamie Dimon)在最近给股东的信中将信任称为美国的“秘方”,并担心装秘方的瓶子快要空了。


这种不信任与美妙的商业前景放在一起似乎很不协调。标准普尔500指数目前接近历史高点——尽管许多经济学家认为不信任会扼杀繁荣,因为交易的成本会更高,风险会更大。经合组织对30个经济体的研究表明,信任水平较低的国家,比如土耳其和墨西哥等,要比美国贫穷得多。路易吉·圭索(Luigi Guiso)、佩奥拉·萨皮恩扎(Paola Sapienza)和路易吉·津加雷斯(Luigi Zingales)等三位学者证明,如果两个国家的民众对彼此都表示不信任,它们之间的双边贸易和投资也较少,比如英国和法国。


不信任在美国的爆发可以分为两部分:消费者的想法和企业的想法。根据盖洛普的数据,对大企业“几乎或完全不信任”者的比例从1976年的26%上升到了今年6月份的39%。对于银行,这一比例则从1979年的10%上升到今天的28%。几十年来,大公司已经打破了对员工的隐性承诺,如提供终身职位和慷慨的养老金。这可能已令公众心怀怨恨。2007至2008年的金融危机则让大企业和金融业名誉扫地。


然而,尽管不受消费者认同,大公司还是创造了巨大的利润。一个解释是过去20年来竞争越来越少。如果市场正常发挥作用,公众眼中行为不良的公司将失去市场份额。这个规律不适用于集中的行业。最近在寡头垄断行业中发生的两桩丑闻就说明了这一点。富国银行虚开了数百万个账户,但在截至6月份的三个月中,其利润同比增长了5%。4月一名美联航乘客遭到殴打,引发强烈抗议。然而自此之后公司的基本利润上涨了5%。在这样的行业里,美国人已经逆来顺受惯了。


公司之间以及公司与投资者之间的信任更为坚挺,但证据表明它们也变得更加谨慎了。银行向贷款企业收取高于联邦基金利率2.6个百分点的差价,而危机前20年这个差价只有2.0个百分点。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的阿斯沃斯·达摩达兰(Aswath Damodaran)指出,股票风险溢价(投资者持有股票而非债券时要求的年度超额收益)为5.03个百分点,而危机前的平均水平为3.45个百分点。


标准普尔500指数的中位数公司每产生1美元毛营业利润,就会在资产负债表上持有62美分的现金,高于2006年的45美分(这个标准不包括囤积现金的美国技术巨头)。面对越来越多的企业交易惨淡收场的迹象,诉讼费用正在上升。根据美国人口调查局的统计,1997至 2012年律所收入增长了103%,高于85%的名义GDP增长率。企业游说支出(体现企业认为政客可收买的程度)也比GDP增长更快。


长此以往,企业有可能变得和消费者一样多疑。虽然个别公司可以从裙带主义中获益,但如果法院和监管体系中持续存在政治干预,整体信心会下降。公司以及人们都可能不得不和无能或是诡诈的垄断公司打交道。2016年,Facebook称它在过去两年中夸大了用户观看视频的时间,但广告客户别无选择,只能继续使用这家社交媒体公司。最近一季度它的利润增长了71%。


如果卢斯等观察家的晦暗预测成真,美国公司可能如何做出调整呢?一个指导方针是经济学家罗纳德·科斯(Ronald Coase)的研究成果,他提出了一个理论,称企业的边界取决于某项活动是该内部完成还是外包给市场。如果交易对手不再可靠,执行合同的费用高昂,企业将“垂直一体化”,将供应链收进内部。

如果美国的法律体系腐烂更深,政治腐败更甚,企业也会进一步“横向拓展”,进入新的行业以利用其政治联系和可以获得的照顾和资本。这正是大部分新兴市场的经营方式。


须有信心


美国还远没到这一步,至少现在还没有。然而,通过共同的努力来增强消费者与企业之间以及企业和企业之间的信任会大有好处。如果您认同硅谷的乌托邦主义,那么技术可以弥补缺失,制造出以前不存在的相互信任。优步的司机和乘客打分系统让陌生人相互信任。电子商务网站,如eBay和阿里巴巴,都靠建立商家和客户之间的信任网络而存在。


然而归根结底,政府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通过执行竞争规则,它可以确保恶劣行为受到惩罚。通过确保法院和监管机构的独立性,它可以证明合同是神圣的,公司的竞争环境是公平的。怀疑的影响还没到让美国资本主义瘫痪的程度。但是,这个国家用一个多世纪建立起来的庞大信任库存如今消耗得十分迅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