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严谈隐居酒店集团:现在不说情怀,只问精进
来源:中国网 | 作者:ywenhuatz | 发布时间: 2017-05-14 | 639 次浏览 | 分享到:
情怀,是一个很美好的词,我曾经非常喜爱这个词,在2011年到2012年期间,我在各种谈话和演讲时,都会不由自主地提到这个词。这个词非常准确地描绘了一个人美好的内心和对世界的期许,说起来都觉得神清气爽。

情怀,是一个很美好的词,我曾经非常喜爱这个词,在2011年到2012年期间,我在各种谈话和演讲时,都会不由自主地提到这个词。这个词非常准确地描绘了一个人美好的内心和对世界的期许,说起来都觉得神清气爽。

所以,我把最喜欢的词拿来形容我最喜爱的那群人:高素质、高标准、高声望、高收入,有情怀,有品味——隐居锁定的主力客群,就是“四高二有”人群。

但是,这些年慢慢过去后,我现在很怕别人夸我有情怀,我也尽量不再提情怀。因为,这个梗真的用得太多了。对我而言,现在已不该标榜情怀,而是该努力精进、埋头耕耘。

理想如果不为之竭尽全力,那不过是空想而已。

在感性与理性之间,最珍贵的其实是清醒的行动力。这个时代,出现越来越多的有情怀人士,绝对是好事。但是,不能停在情怀这里,得往前走。不能拿情怀这个词心灵按摩之后,就以为一切都好。

坦率地说,我也不想承认,隐居曾经说的比做的好。我们在2011年站上消费升级的主跑道,就一路前行,发展迅速。大家都知道,说到做到,是应该的,但那有多难。

在整个发展过程中,我不断地鼓励自己,同时鼓励队友们。我们眼睁睁地看着隐居有许多错误需要纠正,有许多地方还需要更努力,但我们就是没有力量全部补上。

曾经有小伙伴问我:我们有这么多洞,为什么不停下来,补完课再走?我们为什么要跑得那么快?你一直讲情怀,讲理想,是真心的,还是只是个幌子?

那样的质问,在当时如五雷轰顶。虽然我很快地回答他:万箭齐发的时候,我只能先护住头脸心脏;赛马的时候,我只能先勇争第一跑到终点,才能停下来治伤洗澡喝水。

但事实上,我一直都为这些质疑深深难过。在削减设计师孙云老师软装预算时,我难过;在要求赶工期放弃某些创意的时候,我难过;在被商务条件吸引放弃对项目选址的高标准时,我难过;在因为管控成本无法提供更贴心的服务时,我真正难过。

我一直都在咬着牙走钢丝,我一直都希望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有机会触摸更广阔的天空。我一直都自我拷问——拿情怀说事、争取帮助获得认同的方法,我还要用多久?

我跟许多人一样,有人类的劣根性,总是愿意打自己顺手的牌,总是愿意避重就轻,总是把做得不够好的部分归结给社会或他人。事实上,选择权在自己手上。

好品牌、好理念,是不错,但真正重要的,是践行。否则一切都会漂在空中,落不了地,影响不了什么,也改变不了什么。

不说情怀,只问精进。说得好,写得好,品牌建设得好,没啥了不起。真的希望隐居世界如期到来,就只有一条路,苛求服务精研产品!

所有说过的承诺,就是要尽最大努力做到;所有听到的批评,就是要认真逐条改进。问题就在那里,不可以下意识地回避。

文化要有尊严地站在商业之上,情怀要成为真正有影响的推动力,只有日复一日地努力,持之以恒地精进。

真正有情怀的人,不仅要对世界有情,更要有实践的勇气;真正有勇气的人,除了面对钱的短缺,更要面对自己真正的短板。

今年6月,隐居就满5周岁了。我终于有勇气强攻自己的短板,面对隐居所有的不足,一块一块地啃硬骨头。我们也许不够好不够完善,但我们会持之以恒地践行,希望能与更好的自己、更美的隐居相遇。

不说情怀,只问精进;努力精进,实现理想——如果没有理想,我们跟咸鱼有什么两样;如果有了理想,却止步于谈谈情怀,那我们与懦夫有什么两样。

还是那句老话,人生没有什么意义,人类如同蝼蚁。可是,我们的这一生,只有我们自己一日日在品味。

在日常与无常之间,竭尽全力生活,至少,无憾;至少,饱满。(黄严)

相关推荐